| 退出
云南为60多万考生听证“中考体育100分”——

体育课不再是“牛脖子上的塌拉皮”

作者:新华社记者 岳冉冉 发布时间:2020.10.29
中国教育报

“分分分,学生的命根”。这是一场关乎60多万名中考考生的听证会。因为,2020年秋季入学的云南初一新生,将成为首批“体育中考100分”的践行者。

28日上午9时30分,云南省教育厅10楼会议室,《云南省初中学生体育音乐美术考试方案》听证会准时开始。

将中考体育从50分提升到100分,分值与语文、数学、外语平起平坐,云南成为全国首个“吃螃蟹”的省份。带着各种困惑、担忧、意见、建议,由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学生家长、中学校长、体育老师、法律专家、残疾人游泳队教练等13人组成的听证代表,在听完考试方案介绍后,开始“直抒胸臆”。

曲靖市富源胜境中学校长李红彦忧心忡忡地说起了校园“怪现状”:现在的学生,“小胖墩”“小眼镜”多,体质差,只要逢活动、演讲、报告,站半小时就有晕倒的;课间十分钟,都坐着吃东西、聊天、写作业,就是不动。

“中考体育中,排球垫球得满分,但连发球动作都不会的比比皆是。这就是之前我们体育考试的功利性。”李红彦说,“以前,体育、美术、音乐都是‘小三门’,就像牛脖子上的塌拉皮,可有可无,而现在,‘小三门’不再‘小’,校长们开始高度重视了。”

学生家长李艳阳认为,体育100分是好事,能鼓励孩子多运动,将有助于他们青春期心理调节。“我是初一新生家长,孩子正好赶上这次中考改革,我最关心的是考试的公平、公正、公开。”她直言不讳,“我要不要给孩子报体育补习班?体育100分会不会增加孩子负担?体育、音乐、美术的应试化,会不会抹杀孩子兴趣,最后变成‘背诵课’?”

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蒙自市第三中学的体育老师邓国辉首先分享了一则消息:青岛一所学校让体育老师当班主任,结果遭到了家长反对和投诉。“体育老师凭什么不能当班主任?我希望体育老师当班主任不再是问题,而能成为一个时髦!”对着话筒的他突然提高了音量,“一所学校,应该有三种主要的声音——校园里的歌声、运动场的尖叫声、教室里的读书声。”

邓国辉说,体育运动要遵循“教会、勤练、常赛”的思路,光靠每周三节体育课远远不够,必须加大课外活动量,让学生积极参与锻炼。反观体育老师,更要主动练“内功”,才能助力体育考试改革。

昆一中西山学校校长高富英认为,体育提分的初衷,是提高对体育的重视程度,而不是学生与学生之间、学校与学校之间的竞争烈度。“体育的增分和赋分,都应该实行合格制、达标制,根据学生实际制定指标,最终目的是让普通学生努力锻炼、坚持锻炼。”

“我关心的是考试中,如何确保各种安全措施的落实。”云南省人大代表李琪说。

“我希望下一步能对方案进行风险评估。同时,在程序上,希望公众能更广、更深地参与到听证中来。”云南省法学会副会长佴澎说。

此外,体育场地与器材、教师职称与编制、小学与初中体育教学衔接、城乡差别、不同类型学生实际、体育课开不齐开不足、考试监督与监察等问题同样被代表提及。

“对于大家的建议,我们会认真梳理、研究、消化,尽量吸收到方案的完善中。下一步,我们会继续听取各界意见,把事做好、做实,我们有信心。”云南省教育厅副厅长张春骅说。

新华社昆明10月28日电

《中国教育报》2020年10月29日第3版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